日韩明星

宏扬汉玉文化传承徐州玉雕

2019-11-10 20:24: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玉雕艺术大师、徐州玉文化研究会理事 焦展

玉雕艺术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包含深厚的文化底蕴。玉雕悠久的历史发展一脉相承,凝结着先辈玉雕艺人们的血汗、汗水和智慧才华,传承下来的技艺与作品,无一不体现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工匠精神”。

徐州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既有古代玉器文化,也有当代玉雕艺术。上个世纪的徐州玉雕厂“出口创汇为国争光”,培养了大批人才,业绩广为人知。徐州可以称之国内为数不多的古今玉雕策源地。

作为徐州玉雕的传承人,为了感谢报答传授技艺给我的先辈,年初我安排了师徒三代大集会,共迎新春。被约请的人有:原徐州玉雕厂蔡广礼书记,师父刘守春,原徐州玉雕厂技术精英、现徐州玉文化研究会履行会长李维翰、王勇师傅,梁平、陈俊英师傅,还有徐州玉文化研究会党支部书记孙硕飞,我现在的徒弟刘欣茹、王旺达等。新老玉雕人三代同堂, 82岁高龄的蔡广礼书记精神抖擞,记忆清晰。原徐州玉雕厂的先辈们相见格外高兴,相聚泛论言欢。

宏扬汉玉文化传承徐州玉雕

宏扬汉玉文化传承徐州玉雕

我的师父刘守春先生是原徐州玉雕厂首席人物设计师,每当谈到玉雕厂当年往事,师父总是无比动容。他们这一代老玉雕人70年代进入玉雕厂,当年的风华正茂和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火红的年代,潜心琢玉、出口创汇、为国争光。

宏扬汉玉文化传承徐州玉雕

我从小酷爱绘画,1989年艺校毕业,1990年进入安徽宿州雕刻厂,立志于学习玉雕艺术。那时的自己年轻而充满生气。带着浓浓的求知欲,如饥似渴、潜心琢玉,手上常常被工具划伤。记忆最深的是一次帮厂里打磨料坯,由于操作不当左手小拇指甲被全部打掉,当时鲜血直流,厂长派人把我送到医院包扎好后我又回到厂里继续工作,赢得了厂领导和玉雕师傅们的一致称赞。正是这类学习精神也感动了在场的众多玉雕老师们,得到了他们大力的指导和帮助,技术得到显著提高。

几年后,与恩师刘守春的相遇也是我玉雕艺术道路上的重大转折点和里程碑。师父为人谦恭,技艺精深,在当时的徐州玉雕厂是人物件的“一把刀”。善于塑造观音、佛、仕女等体材,也是厂里人物件的设计师。随后的几年里跟随师父用心学习,研究玉雕技艺,经过不懈努力,作品逐渐构成了自己的风格,也得到了同行们的认可和支持。1995年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2005年玉石缘焦展玉雕工作室迁到徐州。

作为徐州玉雕的传承人,我亲眼目睹、亲身感受了徐州玉雕近年来的长足进步。徐州玉文化研究会2010年7月16日成立,走过了8年的历程。研究会积极组织活动,搭建平台,培养人才,创作精品,构成了一方影响。近年来,代表着徐州及淮海地区优秀的玉石雕刻创作精品,频繁出现在国家各大专业艺术平台,得到专家的首肯和业界藏界的青睐,这其中,也有我的创作成果。

2012年是我艺术道路上的重大机遇和转折点。4月,在李维翰老师的建议和支持下,我首次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中国玉石雕刻“玉龙奖”大奖赛。作品《禅思》获得银奖,载誉归来,心中是开心和激动的,同时更坚定了自己向更高目标拼搏的信心和决心。

接下来的几年里,自己的作品前后取得了国家级大奖赛“金、银、铜、最佳工艺”等大奖。2015年作品《礼佛》获“中国玉石雕刻艺术百花奖金奖”。2016年该作品入选《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同年9年荣获“中国国匠榜”殊荣。积极参加国家级各个大奖赛的同时和国内知名玉雕大师们进行了零距离的交换,受益不浅。

徐州玉文化研究会的李维翰老师,当年和我的师父一起,为徐州玉雕做出了贡献。当年由他亲手设计雕刻的《碧玉花熏》体现了传统玉器工艺中高难度的套料工艺,技术精深。也代表了当年徐州玉雕厂器皿类的最高水平。现在的李维翰老师是中国玉雕艺术评论家,国家级玉器评委。

2016年10月3日,由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和珠宝首饰中心举行的2016中国首饰玉器百花奖评选暨第二届中国玉石雕艺术大师第四届中国青年玉石雕艺术家的评审活动,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民大会堂尊贵典雅的金色大厅,隆重举行颁奖典礼。

这对于业内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从选择国庆期间,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颁奖典礼就可以看出,党和国家对我们从业玉石雕刻的优秀者所给予的最高嘉奖。而作为从事玉雕210余年,已进入不惑之年的我荣获了“中国玉雕艺术大师”的称号,自己在玉雕从艺上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吃水不忘挖井人”。尊师重道代代相传,古往今来已成传统。徐州玉雕在传承和发展,近十余年来,我收徒弟数十人,其中有几位徒弟,在玉雕技艺上取得很好的成绩。大徒弟韦龙学艺已成,在苏州成立了自己的玉雕工作室。由于技术好、人品好,专业做的有声有色。还有几位徒弟在全国玉雕大奖赛中取得了奖项,如徒弟王坤的作品《乐在其中》获中国玉石雕刻“玉龙奖”银奖,刘欣茹和王旺达的作品《相守》、《长乐》分别在中国玉石雕刻“汉风杯”玉雕大奖赛获“优秀奖”。

玉雕是个既用脑又用手的技艺,所以我在收徒上是比较严格的,重视品行和发展潜质。前来拜师的先考察最少三个月乃至半年,发现无潜质、无发展前途的劝退,品行不端的绝不收留。以至于这几年劝退的不乏其人。这是我从业的原则。

在我这里,玉雕入行尽量做到学必心诚、教必尽心。徒弟学业有成,当师父的脸上有光。不但让徒弟掌握了传统的玉雕技艺,也对他们走好今后的艺术人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汉玉文化,彭城玉派,徐州玉雕,代有传承”。传承是老一辈技艺工匠、艺术家们的责任,继承和创新更是年轻一代精英的使命。在全国当代玉石雕刻艺术大军中,醒目地挥扬着我们徐州的一面旗帜,构成了一方具有鲜明特点的区域文化现象。这既是我们徐州玉雕的时期风采,也是我这样的玉雕从业者的骄傲。

近年来部份作品展现

《腾讯 江淮风》责任编辑 朱成凌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